勠力同心,贫水区找水我们在路上


时间:2019年06月17日 作者:牛志强

   太行山山区是河北省典型的贫水地区,制约了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找水技术方法的不成熟造成了凿井成功率很低。为解决贫水区找水,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水文队于2018年7月编制了《太行山(石家庄-保定段)贫水区地下水资源勘查技术研究与示范》立项申请书,2019年2月下达了该项目设计批复。项目的实施对促进社会经济发展和保持良好的生态环境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为了尽早完成工作任务,尽快解决贫困山区的饮水问题,批复一下达,水文队就立即成立了项目组,制定了详细的实施方案。目前,项目的野外调查已进行两月有余,已完成1:20万水文地质修测工作量14000平方公里,调查水文地质点1009个,完成野外调查工作量的60%,剩余的调查工作还在有条不紊的施工中,这是太行山野外调查项目组勠力同心,奋战施工的成果。

  争分夺秒,行走在路上

  本项目旨在为太行山贫水区提供找水的示范方法,项目周期一年,但覆盖范围达21000平方公里,时间紧任务重,因此,为加快工作进度,调查组争分夺秒,有时一天工作可达十二小时。我们早上六点就出工,早饭往往是走到哪里吃到哪里,有时侯在山区半天也找不到吃饭的地方就只能饿到下一站。由于调查点比较分散,中午一、两点吃饭那是常有的事情,长时间的奔波及不规律饮食,造成多位组员肠胃不适。司机李会强师傅得了肠炎,但他轻伤不下火线,笑着对我们说“组员们少了一个工作还能继续,但是少了我这个司机整个组都不能工作了。” “我是一个地质郎,背井离乡在外闯,白天累到腿发软,晚上仍为资料忙”这首打油诗生动的记录了太行山野外调查项目组的工作状态。

  困难重重,迎难而上

  野外调查汽车就是我们的双腿,山路崎岖,路况复杂,但是司机师傅们总会把我们送到最远的地方,一直到车不能走为止。多数贫水村庄经济不发达,交通闭塞,十八弯的山路更是家常便饭,好多组员从一开始上山晕车到现在过五连夹弯也稳如泰山,从一开始的叫苦不跌到现在寄情山水。

  调查过程中总会遇到不理解的人,吃闭门羹更是在所难免,但是一家不行就找第二家,第二家不行就找第三家,有时为了求证调查信息的准确性我们会多走几公里的山路。我们路线到过的地方虽然没有留下闪亮的痕迹,但是我们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尽了一位地质工作者应尽的责任。

  野外生活,苦中作乐

  野外生活是枯燥的,但是野外的生活也不乏有趣的闪光点,每天晚上我们都会将各自一天的所见所闻进行交流,总会有许多事情让我们的野外生活感到充实,比如今天哪里有什么特产,哪些村里有特别的习俗,哪个村里饮水确实困难等等,都是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最让我们感到慰藉的是老乡能够理解我们的工作,在调查过程中,能给口水或者让进家里都是对我们工作的一种无形的肯定。

  山区的贫穷使年轻人外出打工,导致村内多是老人、留守儿童。有次在山路上碰到一位老人骑的三轮翻车,车子压住双腿让他一时无法挣脱,谢强带领组员赶紧上去把三轮扶起并帮他顺利爬上了山坡。还有一次在大路上,一位老大娘拦住了我们的车,说自己去十几里外买药,回来的时候走不动了,让我们捎她一程,我们把老大娘请到车上并将她送回家中,老大娘热情的请我们去家里做客。当谈起这路上遇到的一件件小事的时候,我们眼里有光,那不仅仅是地质工作者精神的闪光,更是人性的光芒。

  以前有首打油诗“嫁女不嫁地质郎,一年四季到处忙,春夏秋冬不见面,回家一包烂衣裳!”除了地质工作者这个身份之外,我们都是父母的子女、孩子的父亲、妻子的丈夫,但是在项目进行的两个月中,大家为了保证项目进度,没有一人因个人问题缺勤。

  在施工过程中,我们经历了诸多的困难,但也总结了很多宝贵的经验,项目组的每位成员都得到了快速的成长。诚然,后期还将会有更多的问题出现在我们面前,但我们定会保质保量的完成接下来的工作。为贫水地区找水我们一直在路上。